Penfolds Grange 1990/1997

有兩個月沒有與J大一齊飲酒了,他在12月時又再吹雞,不過今次飲的並不是他至愛的Bordeaux,而是新世界澳洲的Penfolds。作為舊世界酒的愛好者,其實我也有飲新世界的酒,只不過沒有寫關於新世界的,不如也就寫一下吧。

今次飲的Penfolds分別有 389,707,RWT及Grange,而當中的Grange可算是澳洲的酒王,是現代澳洲酒之父。 Continue reading

Guido Porro Barolo Lazzairasco 2008

Guido Porro酒莊是位於Barolo區Serralunga d’Alba,早在上世紀初已成立,昔日以賣葡萄為生,在1978年才以自己的名字入瓶。傳統風格,只種植三款Piemonte葡萄 Barbera,Dolcetto及Nebbiolo,共擁有8公頃土地,是年生產30,000瓶酒的小酒莊。 Continue reading

Coravin 開箱文

如果有習慣瀏覽電子產品網站的朋友們對開箱文一詞並不會感到陌生。開箱文其實是在收到新產品開箱時的記錄,作最簡單的產品測試。

今天就讓我也嘗試寫一篇開箱文,不過寫的是和酒相關的產品,雖然我知有人已經寫過了。

Coravin Wine Access System是一個在不需要在打開酒塞的情況下而把酒倒出來的工具,聽似神奇,但其實意念是取自一個做假酒方法的傳說,把一支幼針筒經軟木酒塞插入酒樽內把真酒抽出來,再注入假酒,因為酒塞有彈性,在拔出針筒後軟木會膨脹而令針孔消失。Coravin就是實踐前部份概念(把酒抽出來)的商業產品,用途當然不是用來作假酒之用,而是作保全酒之用。酒在開瓶後會因接觸空氣而受氧化,如果未能在開瓶後把酒飲完,剩下的酒會因氧化而不能在之後飲用而浪費了。雖然市場上有很多產品能幫助消費者保存飲剩下的酒,但皆有其局限性,保存的期限也短。Coravin的特別之處在於屬預先性的產品,在沒有取出酒塞下倒酒以減少接觸空氣,也同時注入Agron氣,加強隔離空氣及提供氣壓以方便抽酒出來,根據網站所講保存幾年以上也沒有問題。而其他的產品則屬事後性,在於如何保存已開瓶的酒。 Continue reading

Feudi di San Gregorio Falanghina del Sannio 2012

意大利的白酒除三大V外,其實在南部的Campania 區也是一個白酒的寶庫,之前有介紹過的Greco就是其中之一,Falanghina也是另一在區內值得留意的葡萄品種。

相傳Falanghina是由希臘傳入帶到意大利,在一世紀時已經存在,是Campania區最老的葡萄品種之一,Falanghina的名字源自拉丁文”falangae”,意思是用來支撐葡萄樹的圓柱。 Continue reading

Dinning with Stefano Chiarlo

上次到Piemonte時得到了Michele Chiarlo老先生的照顧,也認識了他的細兒子Stefano。在11月有很多Wine Tasting活動加上工作繁忙,已有點感覺應接不下,但當知道Stefano會來香港,代理商也為他安排了一個Wine Dinner,就不由分說的推了原有的酒局來參加,向Stefano打聲招呼。

Michele Chiarlo是Piemonte區內甚有名望及受人尊敬的釀酒師,他的酒莊創立於1956年,原先在Asti地區釀酒,Michele Chiarlo目光遠大,在80年代開始不斷的收購Barolo及Barbaresco的優質葡萄田,把版圖擴展至Barolo。

Continue reading

Barolo Boys Storia di Una Rivoluzione (Barolo Boys一個革命的故事)

事先聲明在我的字典內今天Barolo已經沒有新派舊派的分別,正如Silvia Altare所講這不過是寫酒的作家及記者們加鹽加醋的好題材。當我講新派舊派時只是為了方便溝通。

在5月時參觀Elio Altare的酒莊的時候知道有Barolo Boys Storia di Una Rivoluzione紀錄片的存在,一直期待它的DVD,終於近日推出了DVD,也即時買回來看。

Barolo Boys - Storia di Una Rivoluzione

紀錄片講述的題材是70年代未至80年代在Piemonte Barolo酒區,出現了一班年輕的釀酒師,他們一起不斷實驗及分享經驗以改進Barolo的品質和風格的故事,以及他們對區內帶來的衝擊。紀錄片內容主要以這班新派釀酒師的首領(可以這樣說嗎?)Elio Altare的故事為骨幹,帶出了Barolo War- 新派舊派之爭整件事的始末及當中的爭議。 Continue reading

Friuli的Orange Wine – Franco Terpin (3/3)

同樣家族世代務農,在70年代Franco放棄了種植其他農作物改為主力種葡萄釀酒,在科技的恊助下也取得非凡成就。不過在90年代末開始發現釀造的酒太人工化,而市場上也有太多同人工方法釀出帶蕉味的Chardonnay。在2000年就決定改變造酒的方向,延長浸皮的時間,減少干預,少用化學物,採用biodynamic的種植及釀酒方法及橙酒之路。 Continue reading

Friuli的Orange Wine – Josko Gravner (2/3)

之前談及橙酒Orange Wine的起源和Friuli成為橙酒搖籃。

我第一次接觸到橙酒是幾年前的事,首支橙酒是Josko Gravner的出品,當時好奇怪有人會以此方式造酒,就想找來試試,終於在一次試酒會上試到他的酒,的確和其他酒有不同而帶來驚喜,和酒莊代表傾談後更驚訝他的生意經,深感佩服。 Continue reading

Friuli的Orange Wine (1/3)

大家都知道葡萄酒通常以顏色作為分類可分為白、粉紅及紅,但近年興起一個新的顏色類別叫橙酒Orange Wine。錯了! 橙酒正確上算是舊有的類別。

橙酒並非顧名思義的用橙來做酒,它同樣以白葡萄來釀造,算是白酒的一種,只是通常酒色較深近乎橙色,這全因為浸皮的時間比一般的造白酒時間較長,在這過程中單寧及葡萄皮的色素會被抽取出來。但橙酒也並不一定需要是橙色的,它可以只是比一般白酒深色。而酒色主要決定於使用葡萄的類別(如Pinot Gris一類會較為偏紅),浸皮時間的長短和做酒的方法。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