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anafredda的前世今生 (3) – I work to be loved – Emanuele Alberto Guerrieri

I work to be loved!“, Emanuele Alberto Guerrieri 曾經這樣說過….

 

從來歷史上的悲劇式人物都會為人惋惜及被人懷念,但又有誰希望以此方式在歷史上留下足印? 只好怪命運弄人!

當親生父親是一國之君,而自己甚麼都不是時,Emanuele Alberto Guerrieri在出生的一刻就不得不注定成為一個悲劇人物。 Continue reading

Paolo Scavino 1998 Horizontal Tasting

是的! 我不否認! Paolo Scavino是其中一間我喜愛的Barolo酒莊,特別是她的Barolo Bric del Fiasc。

在網上有有心人攪了個1998 Barolo 及Barbaresco 的不同Terroir酒聚,當中包括三支Paolo Scavino不同田的Barolo 及三支Bruno Giocasa的Barolo 及Barbaresco。有這樣的排場,我二話不說就立即報名參加。

不過我今次主要想講的是Paolo Scavino的三支酒,她們分別是Cannubi、Bric del Fiasc和Carobric。關於Paolo Scavino及當晚Bruno Giocasa的其他酒請容我他日再談。 Continue reading

Ruchè di Castagnole Monferrato DOCG

2013 年剛剛過去,當大家回顧過去的一年時,又沒有想到飲過甚麼酒令你最印象深刻的呢? Bordeaux, Burgundy, Champagne,Barolo還是 Brunello? Cabernet Sauvignon, Pinot Noir, Sauvignon Blanc, Chardonnay還是Nebbiolo這類大類貨式? 會否發覺生活和飲過的酒其實不段重複,年年如是? Debra Meiburg MW 就在最近的訪問中提到她試到一隻令她驚喜的葡萄酒叫Ruchè,令她的2013年和我們的不一樣。但到底甚麼是Ruchè ?

Continue reading

Fontanafredda的前世今生 (2) – Barolo La Rosa 2001

Fontanafredda酒莊是在Langhe區內擁有最多葡萄田的酒莊之一,共有85ha。她不單採用自家葡萄釀酒,還買入大量的葡萄,所以生產量每年有8百萬多支,在區內產量屬首屈一指。酒莊和皇室有很大的關連,酒莊由Emanuele Guerrieri – Count of Mirafiori and Fontanafredda在1878年創立。Emanuele來頭不少,擁有皇族的血統,是意大利首任君主Vittorio Emanuele II 和他的情婦Rosa Teresa Vercellana所生的兒子。

Continue reading

Fontanafredda的前世今生 (1) – Rosa Teresa Vercellana

意大利的Barolo紅酒向來有Wine of the Kings的美譽,能有這稱號自然和皇室沾上一點關係。

Barolo在當時是Piedmont-Sardini國王 (其時意大利還未統一) Savoy 家族的 Carlo Alberto的貢品,國王更在Langhe地區買地,命人種葡萄釀酒供自已飲用,加上莊園還可以在渡假打獵時使用,顯示了國王對Barolo的喜愛程度。但當中還有一個動人的愛情故事,也為大家上一堂近代意大利的歷史課。

Continue reading

傳奇的終結 – Bruno Giacosa Collina Rionda 1993

近日飲過Bruno Giacosa最後一個年份(1993) 的Collina Rionda,特別在知道了之後發生的事,更令我不勝唏噓!  因為從來要成為傳奇並不輕易,但要失去光輝卻輕而易舉,田如是,酒如是,酒莊如是!

Bruno Giacosa年輕時是家中的葡萄買手,在工作上認識了很多農夫,從而掌握了不同田的特性和潛力,也學習了做酒的技術。在60年代時Bruno Giacosa自立門戶,憑著關係和眼光,買入他認為優質田的葡萄開始釀酒,特別是釀造單一田的Barolo。其中一塊被相中的田位於Serralunga d’Alba名叫Vigna Rionda,以釀造Collina Rionda。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