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的終結 – Bruno Giacosa Collina Rionda 1993

近日飲過Bruno Giacosa最後一個年份(1993) 的Collina Rionda,特別在知道了之後發生的事,更令我不勝唏噓!  因為從來要成為傳奇並不輕易,但要失去光輝卻輕而易舉,田如是,酒如是,酒莊如是!

Bruno Giacosa年輕時是家中的葡萄買手,在工作上認識了很多農夫,從而掌握了不同田的特性和潛力,也學習了做酒的技術。在60年代時Bruno Giacosa自立門戶,憑著關係和眼光,買入他認為優質田的葡萄開始釀酒,特別是釀造單一田的Barolo。其中一塊被相中的田位於Serralunga d’Alba名叫Vigna Rionda,以釀造Collina Rionda。

Vigna Rionda位於Serralunga d’Alba村的西面,呈長方形,而Bruno Giacosa相中的一塊田位於正中間,在面向西南的斜坡上,不會受到Castelletto山吹來的北風影響。高度為250-300m。泥土方面是Helvetian,以calcareous, marl, fine sands, sandstone 和 mineral residues為主。優良的風土條件令出產的葡萄,可以釀出架構出色有極佳陳年能力的Barolo。

在1967起Bruno Giacosa向Aldo Canale購入他的Vigna Rionda葡萄(嚴格上是Aldo Canale 賣發酵好的酒給Bruno Giacosa做後期的熟成),直至20多年後葡萄的價格不斷上升至Bruno Giacosa覺得負擔不來的地步。就在1993年這一個差的年份,出産了Bruno Giacosa的最後一個年份的Collina Rionda。

Aldo Canale在Vigna Rionda的田面積約有2ha,由老Tommaso Canale在1934年購入,連同兩位兒子Aldo和Amelio,全家一齊努力打拼。 可惜好景不常,之後二戰來臨,老Tommaso在二戰結束那年離世,之後土地由兩位兒子繼承,而他們也在1946年開始重新種植葡萄。在1963年Amelio也離開了,屬於Amelio的那面土地由妻子Cristina 和女兒Ester繼承。

當其時意大利經濟在戰後開始起飛,農村的年青人為改善生活,都外出到市區如快意車廠等的大機構工作,結果農村的勞動力變得不足。Cristina兩母女自覺沒有能力打理丈夫留下來的土地,加上經濟原因,最後就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把土地轉讓了給Aldo了。

Aldo除了將葡萄賣給Bruno Giacosa外,其實自己也有釀酒,不過卻叫Riunda,在名聲和品質上也及不上Bruno Giacosa的Collina Rionda。Bruno Giacosa的Collina Rionda令這2 ha的土地被名譽為Langhe的Romanee Conti,令飲家們認識了Vigna Rinoda,也同時帶協了其他Vigna Rionda田的生產者。

在Bruno Giacosa不再買Aldo的葡萄後,葡萄就開始賣給一間位處Barbaresco 叫Roagna的酒莊。在1998 Aldo的兒子Tommaso繼承了父親的土地,在2006年開始就決定不再賣葡萄,改為自己釀酒。

Tommaso Canale

Tommaso Canale

但Tommaso在2010年突然心臟病發離世,土地再一分為三,其中超過一半面積落入Giovanni Rosso酒莊Davide Rosso的手。Davide是Ester Canale的兒子,也代表土地也再次回到Amelio後人的手中。餘下的就落入Guido Porro 和Ettore Germano酒莊的手裡。

Aldo Canale 土地現在擁有者

Vigna Rionda Aldo Canale 土地現在的擁有者

當Davide接手後就決定放棄現有的葡萄藤重新種植,當中只保留一少部份超過60年的葡萄藤。這決定震驚整個Barolo。Davide的原因是這Nebbiolo葡萄田當中混有其他如Barbara和Dolcetto的葡萄藤,而且很多葡萄藤也受到病毒感染。

支持者的說法是Davide是個有遠見的人,因為樹齡已經很老,總有一天需要移除重新種植。與其他日麻煩及影響到酒的品質的穩定性,不如今日來過了斷,這反而是負責任的做法云云。

問題是從來重新種植葡萄藤是一個重要的課題,需要周詳的計劃,一般來說會逐少逐少的重新種植葡萄藤,令葡萄的產量和質素得以維持。因為新種植的葡萄藤在頭幾年根本並沒有葡萄可以釀酒,會令農夫先損失幾年的收入,在經濟上並不山化算。加上之後的15-20年內也難以生產出一如以往優質的葡萄,釀出來的酒多數會被降級做價錢較低的Langhe Nebbiolo。至於受到病毒感染的葡萄藤也未必一定會死,很多時只會影響產量,但反而令出產的葡萄質素有所提升。

Davide之前從未在這片田上耕種過和釀過酒,令人懷疑他是否有能力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作出這樣的決定。

就在2011年的春天,那些他袓父留下來的葡萄藤就給他連根拔起了,剩下光禿禿的泥土。

2011年Giovanni Rosso移除舊有的葡萄藤

自1967年開始至1993年的25年間,Bruno Giacosa一共生產了13個年份的Collina Rionda,也為Canale 家的Vigna Rionda殿下了基準。始終珠玉在前,無論以前Aldo Canale,之後的Roagna,或Tommaso Canale都未能重振這片田惜日的風采。

現在Ettore Germano酒莊的Sergio Germano尚未決定會否將酒命名為Vigna Rionda(很大可能以Rosso出售); Guido Porro現時尚在摸索他的田和酒的風格; Davide更推倒重來移除了大部份的葡萄藤,剩下的只能每年出產800-1000支酒。

發展至此,這片Langhe的Romanee Conti只會沉寂下來,最後為世人淡忘。

Bruno Giacosa Collina Rionda 1993

Bruno Giacosa Collina Rionda 1993

Bruno Giacosa Collina Rionda 1993

Pale garnet colour

Medium(+) intensity aroma of cherry, rose, liquorice, clove and wet card board. It is developing.

Dry, medium(+) acidity, medium(+) fine and grain tannins, medium body, medium(+) intensity flavors of red fruit like cherry, rose and hint of liquorice and medium(+) length.

支酒展現了elegant ,fineness 的style,雖然1993年是個差的年份,但造工依然工整,未見疲態。可惜的是支酒酒塞受TCA感染,有點濕紙皮的氣味,大殺風景。

酒主說還一支,希望他日可以再多試一次,可以再次懷勉Vigna Rionda – Langhe的Romanee Conti及傳奇的Collina Riond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