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anafredda的前世今生 (1) – Rosa Teresa Vercellana

意大利的Barolo紅酒向來有Wine of the Kings的美譽,能有這稱號自然和皇室沾上一點關係。

Barolo在當時是Piedmont-Sardini國王 (其時意大利還未統一) Savoy 家族的 Carlo Alberto的貢品,國王更在Langhe地區買地,命人種葡萄釀酒供自已飲用,加上莊園還可以在渡假打獵時使用,顯示了國王對Barolo的喜愛程度。但當中還有一個動人的愛情故事,也為大家上一堂近代意大利的歷史課。

Rosa Teresa Vercellana, la Bela Rosina

在1847年,當時年僅14歲,出身平民,動人美麗,人稱 La Bela Rosin的少女Rosa Teresa Vercellana憑著父親是皇室衛隊軍官的關係,在Racconigi的大宅內邂逅了一位往那裡打獵渡假的年輕人。

少不更事的她被這位氣宇不凡、胸懷大志的年輕人深深吸引,而向來風流的年輕人也被少女的美貌吸引,拜倒少女的裙下,二人很快就相相墜入愛河。

Vittorio Emanuele II

在那封建的年代,平民和皇室貴族談戀愛跟本上不可能,更困難的是在5年前Vittorio Emanuele因政治的關係,娶了他來自奧地利的表妹Adelaide 為妻。在這樣的環境下,兩人的關係只可能偷偷摸摸,就這樣Rosa成為了Vittorio的情婦。翠年Rosa為Vittorio生了首位女兒 – Vittoria Guerrieri。

兩年後Carlo Alberto退位,Vittorio Emanuele正式登基,名號為Vittorio Emanuele II。可惜東窗事發,皇上有情婦一事被政治上的對手揭發了而成為醜聞。基於國家的事是大事,兒女私情是小事,Rosa只能留在鄉間,Vittorio就繼續為統一大業而奮鬥。而Rosa在1851年也再為Vittorio多生一個兒子 – Emanuele Guerrieri。

Adelaide of Austria

Rosa的等待是有回報的,1855年皇后Adelaide往拜祭皇太后時,在回程時染病逝世。為了Rosa幾母子生活更有保障,Vittorio就把握機會在,在首相Cavour (促成Barolo由甜轉dry的重要人物)的反對下,依然封了Rosa為伯爵夫人,封號為Rosa Countess of Mirafiori and Fontanafredda。也封了Serralunga  d’Alba的一個酒莊連同54ha土地給她作為安身之所,酒莊也同時改名為Fontanafredda

1861年意大利終於正式成立,Vittorio也成為意大利的首位皇帝,定都在Turino 都靈,但當時還有一些地區如Veneto威尼托及Roma羅馬等地未納入意大利版圖,Vittorio還需要繼續為統一意大利努力而忽略了Rosa。

Vittorio年事漸高,加上有病,開始害怕死亡,就決定還一個名份給Rosa。但基於政治原因,這婚姻只限於宗教儀式進行,並沒有正式向國民宣佈婚訊,但Vittorio還是有尋求教宗的祝福。

一年後 Vittorio正式入主羅馬,完成了他的意大利統一夢想,也同時遷都至羅馬。

當政局穩定下來,Vittorio也深感身體日益的差下去,要為Rosa作出最後的補償,就毅然不理反對,在1877年向國民宣佈婚訊。但在皇室的鬥爭中,再一次犧牲了Rosa的利益,婚姻只屬於Morganatic Marriage王族庶民婚(類似英國皇儲查理斯和卡美拉的情況) ,即Rosa不能夠稱為皇后,而她們的親生兒女沒有皇位繼承權,Rosa也再次默默承受。

不幸的Vittorio在國民慶祝大婚過後的兩個月就駕崩了,Rosa也再次孤單一人。

之後Rosa 的兒子Emanuele Guerrieri繼承了Fontanafredda,開始了賣酒的生意,出售由Fontanafredda莊園釀的酒,推出了以Nebbiolo其以Barolo為名的,首個年份為1878。

Rosa的故事並未完結,皇室在她死後,拒絕讓她埋葬在Pantheon萬神殿丈夫的墓穴旁。她的子女唯有命人在Turino近Castello di Mirafiori處建造了一個類似Pantheon的建築物,作為母親最後的居所,讓母親在天堂和父親團聚,也結束了她們在陳世間的愛情故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